中国中山政府门户网站
繁体版| 无障碍版| 微信公众号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>政协提案资料及答复查询
关于推动中山顶层破局,加快推进行政区划调整的建议
案 号 124318
案 由 关于推动中山顶层破局,加快推进行政区划调整的建议
提出人 宁淑娟,林守金,王冰,傅瑜,谭小龙,王钰飞,杨健将,简海燕,杨国明,易洁霜,蔡伟,孙剑宏,黄东伟,林树煌,王向东,黄振球,杜姬芳,郑泽宏,吴桂昌
一、关于推动我市行政区划调整的必要性和紧迫性
  1988年中山从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,形成了市直接管到镇的行政架构。经济发展初期,我市“市管镇”行政架构以链条短、成本低、效率高的优势,极大地调动了镇区发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成为中山经济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。但时至今日,这种行政管理模式带来的零、散、乱弊端日益凸显,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。
  (一)统筹力度不够,无法集中资源办大事。镇区重竞争轻共享、利益隔阂、同质发展、协同不足的问题在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方面体现最为明显。一是以传统专业镇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,专业镇竞争力下降,传统产业增速放缓。二是以土地扩张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,土地使用粗放、低效开发比较突出。三是以镇区为主导的发展模式落实创新驱动发展难以为继,对高端要素的吸引力和承载力不足。四是以现有城镇空间布局建设宜居城市难以为继,城镇建设“摊小饼”、资源利用碎片化有待克服。
  (二)“市管镇”治理体系不完善,治理能力与发展现状及现代化要求不相适应。一是权限不匹配。我市目前主要通过委托的方式,将部分可以下放的审批和执法权限下放到镇区,但仍有部分权限无法下放。二是人员不匹配。镇区层面,往往事权下放了,人员、编制不下放,导致放得下、接不住;市级层面,与带区县的地市相比,我市市级部门实质业务量大得多,但受限于编制,人员并未根据实际情况得到充分配置,导致人员与业务量不匹配,客观上影响了我市行政效能和政务服务能力的提升。三是财力不匹配。一方面镇级财税收入少,另一方面,随着城市化程度的提高,镇区的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成本等基础性支出水涨船高。同时事权下放后,财权并未随之调整。目前我市部分镇区存在入不敷出的风险,民生保障、基础设施建设、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存在短板。
  (三)以镇区为主的城市格局无法适应越来越激烈的区域竞争要求。新一轮区域发展以城市群、都市圈、中心城市和城市中心区为主角。为了在区域竞争中抢占一席之地,各个城市都在千方百计拉大城市格局,拓展区域空间,集聚人口规模,提升影响力、辐射力,打造竞争力。当前四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以及天津、南京、武汉、厦门等强二线城市都已经进入到“无县时代”,杭州、福州、青岛、郑州、成都等城市也纷纷将下辖的县(市)改成区,进而扩大城市平台。中山城区首位度不高的问题由来已久,镇区平台层次低,在集聚高端资源、人才人口方面缺陷越来越明显,已无法代表中山参与新一轮的区域竞争。
  
  二、我市推动行政区划调整的天时与人和
  重振中山虎威需要大格局、大智慧、大变革,小修小补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。现在,中山行政区划调整到了不得不提上日程的时候,而也正好赶上了国家行政区划调整政策放宽的好时候。
  (一)政策开闸,新型城镇化建设方针为行政区划调整带来利好。2019年1月1日,《行政区划管理条例》正式施行,条例第9条明确规定:“乡、民族乡、镇的设立、撤销、更名,行政区域界限的变更,人民政府驻地的迁移,由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。”2019年4月,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(发改规划[2019]617号)明确提出:“稳步增设一批中小城市,落实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。有序调整城市市辖区规模和结构。推动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扩面提质增效,解决法律授权、财政体制、人员编制统筹使用等问题。”这是国家行政区划调整政策放开的风向标。2019年11月,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同样明确提出:“优化政府组织结构。……优化行政区划设置,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。”这是对优化行政区划调整的最高定调。
  (二)人心思变,破除利益束缚正当其时。改革开放以来,为适应招商引资和区域竞争格局变化,中山进行了数次行政区划调整,1980年代主要是“撤镇变处(办事处)”,1990年代主要是“撤镇并处(办事处)”,以此来推动城市行政地域扩张。如1984年中山县改为中山市,设5个办事处、27个镇和1个管理区;1988年升格为地级市后,建制随之变为9个办事处、24个镇;1993年张家边区、港区、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三区合并为港区;1996年中区、岐江区、莲峰区、烟墩区合并为中区;1998年翠亨村镇、横门镇并入南朗镇;1999年沙朗镇、坦背镇分别并入西区和东升镇;2000年,中区、北区合并为石岐区,浪网镇并入民众镇;2005年,五桂山镇改为区等。2006年以后,我市行政区划建制(不包括翠亨新区)稳定为5个办事处、1个开发区、18个镇。可以说,此前每次行政区划调整,都是一次利益的突破,都曾为中山带来一段时期的发展新动力。
  如今中山面临标兵渐远、追兵已近的掉队危险,土地碎片之困、产业升级之困、交通瓶颈之困、队伍建设之困问题突出,形势十分严峻。最近的“重振虎威”思想解放大讨论,充分体现了全市上下干部群众求变求突破的强烈意愿。推动我市开展行政区划调整,撤镇设区或者并镇建区,已有较好的民意基础。

办 法

  三、意见建议
  中山撤镇设区,既符合经济发展规律,也是新形势下促进我市发展、提升我市区域竞争力的不二选择。通过行政区划调整的大破大立,加强顶层设计,统筹整合资源,以城市化的思维,规划城市空间,调整产业布局,完善公共服务配套,提升城市发展能级。重振虎威需要虎胆虎识,更要有虎行虎风。推动行政区划调整工作复杂、困难很多。但是中山已慢不得、等不起。站在当下新的历史起点上,中山该有一个决断了!对此提出以下建议:
  (一)将我市行政区划调整列为市委重要改革议题,作为“一把手工程”来抓;
  (二)成立以市委书记为组长的专门工作小组,由市委改革办承担小组日常工作,统筹开展行政区划调整各项工作;
  (三)立即行动,出台工作方案,明确任务计划、时间节点和工作责任;
  (四)积极向省委省政府以及国家相关部委汇报争取,寻求上级支持和指导;
  (五)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和广泛征求意见,尽快拿出我市行政区划调整的方案。最优方案是借鉴三亚市经验,一步到位撤镇设区。第二方案是分步走,近期先并镇,再谋求撤镇设区。建议我市下辖区县以不超过5个为宜,太多则仍然存在小、散的问题,无法真正实现统筹。
  
已有238位网友点赞